都頭說水滸(三九):此人實力堪比岳飛,武松

提起韓世忠,很多讀者腦海中估計會浮現“中興四將”、“蘄王”、“梁紅玉”、“黃天蕩大捷”等名詞,韓世忠作為兩宋之際的人物,同時也是抗金名將,與同為抗金名將的岳飛之間的故事也為后世稱道,一直以來在文學作品中都是以正面形象存在的。我們知道,《水滸傳》的創作是以北宋末年的宋江起義為原型創作的小說,與韓世忠所處年代有交集,如果說歷史上與水滸人物有交集最多的人物,那么應該非韓世忠莫屬,那么韓世忠究竟和哪些水滸人物有交集?又有哪些有趣的故事?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韓世忠與水滸人物。

此人實力堪比岳飛,水滸好漢和他多有淵源?武松擒拿方臘原型是他

 

一、韓世忠與方臘、魯智深、武松。

關于歷史上方臘究竟為誰所擒,《宋史韓世忠傳》有明確記載:“宣和二年,方臘反、江、浙震動,調兵四方,世忠以偏將從王淵討之。......時有詔能得臘首者,授兩鎮節鉞。世忠窮追至睦州清溪峒,賊深據巖屋為三窟,諸將繼至,莫知所入。世忠潛行溪谷,問野婦得徑,即挺身仗戈直前,渡險數里,搗其穴,格殺數十人,禽臘以出。辛興宗領兵截峒口,掠其俘為己功,故賞不及世忠。別帥楊惟忠還闕,直其事,轉承節郎。”

而后世水滸故事在流傳過程中對擒方臘者的描寫卻大相徑庭,如容與堂本《水滸傳》第99回描寫道:“魯智深浙江坐化宋公明衣錦還鄉”方臘肚中饑餓,卻待正要去茅庵內尋討些飯吃,只見松樹背后轉出一個胖大和尚來,一禪杖打翻,便取條繩索綁了。那和尚不是別人,是花和尚魯智深。”這里擒方臘的是魯智深。而在民間的一些戲曲中,擒方臘者又變成了武松,如魯迅先生在《談金圣嘆》一文寫道:“所以《水滸傳》縱然成了斷尾巴蜻蜓,鄉下人卻還要看《武松獨手擒方臘》這些戲。”正因為擒方臘者如此之混亂,因此清代俞樾在《小浮梅閑話》中為韓世忠抱不平道:“是擒方臘者韓世忠也。乃生前既為辛興宗冒功,而數百年后,稗官演說,又歸之于武松,抑何蘄王之不幸也!”

此人實力堪比岳飛,水滸好漢和他多有淵源?武松擒拿方臘原型是他

 

二、韓世忠與呼延灼。

之前筆者曾在“呼延灼的原型”一文中提到過,呼延灼的原型即為歷史上韓世忠的手下大將呼延通。這位呼延通勇冠三軍,曾隨韓世忠南征北戰,甚至救過韓世忠的性命,但是后來由于韓世忠晚年好色,引起了呼延通的不滿,二人矛盾激化,最終呼延通投淮陰縣運河自盡,照應了水滸中“呼延灼受御營指揮使,每日隨駕操備,后領大軍破大金兀朮四太子,出軍殺至淮西陣亡。”的結局,很是令人惋惜。大家可以通過《夷堅志》中“呼延射虎”一文的描寫再次感受下這位名將的勇武:“韓蘄王督兵淮楚,領背嵬軍獵于郊,道逢虎群出,下令打圍。甲士環合,各以神臂克敵弓射之,凡斃三十余。其一最雄鷙,目光如鏡,毛茸皆紫色,銳頭豐下,爪距異常,羽鏃不能入,跳勃哮吼,眾辟易。大將呼延通奮怒馳馬與擊當,誓必死之,伺其張口,發大羽箭正中舌上。虎雷吼山立,宛轉而死。命從騎四輩舁歸,剝皮為鞍韉,一軍壯其勇。”

三、韓世忠與張順。

南宋初年韓世忠曾有一名水軍部下將領名叫張順,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記載:“翌日,遂以中衛大夫和州防御使淮東宣撫使前軍統領張順充淮東兵馬都監,洪澤鎮把隘,......皆用世忠奏也。”何心先生認為“這張順是水軍統領,而《水滸傳》中的浪里白條張順也是水上英雄,彼此符合。張順跟隨宋江受招安后,撥歸韓世忠部下,南宋初在淮東抗金,做到兵馬都監,也頗有可能。”但筆者認為,水滸中的張順形象當是歷史上多個人物的綜合體,其中借鑒最多的應是南宋抗擊蒙古時襄陽保衛戰犧牲的張順,但無論是抗金的張順還是抗擊蒙古的張順,都曾為保家衛國做出貢獻甚至獻出生命,水滸的作者正是將這些人共有的愛國精神繼承到了小說中的張順身上,因此才能引起讀者的強烈共鳴。

此人實力堪比岳飛,水滸好漢和他多有淵源?武松擒拿方臘原型是他

 

四、韓世忠與解寶。

歷史上韓世忠曾經剿滅過一個盜首名叫解寶,據《三朝北盟會編》引《韓忠武王中興佐命定國元勛之碑》記載:“建御營,以王(指韓世忠)為左軍統制,詔平濟州山口賊解寶、王大力、李顯等,所向剿除,升定國軍承宣使。”關于韓世忠對盜賊的態度,我們可以從《夷堅志》中“韓蘄王誅盜”一文側面了解到:“韓蘄王宣撫淮東,獲兇盜數十輩。引至金山,陳刀劍于廷下,以次斬之,皆股戰就誅。獨一盜躍而出揖,指一刀最大者,曰:“愿從相公乞此刀吃。”韓笑曰:“甚好。”時有中使來宣旨者,在坐,為言此人臨死不怯,似亦可用。韓曰:“彼用計欲脫耳。”竟殺之。”因此歷史上這位盜首解寶的結局,當是很悲慘的。

五、韓世忠與張青。

韓世忠除了生前和水滸人物有或多或少的聯系,就連死后也有扯不開的關系。《宋會要》記載:“孝宗乾道四年四月十八日,宰執進呈:‘統制官張青言韓世忠之功,乞追封王。’......上可之,遂封蘄王。”根據這條記載可知,原來韓世忠死后受封蘄王是因為一個名叫張青的統制官請求,在相關大臣的建議下,皇帝才同意的。這個張青和水滸中的菜園子張青同名,但按照何心先生的《水滸傳編年》推算,小說中張青出場時三十五六歲,當時是北宋政和六年(1116年),距離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已經過去了52年,張青如果還活著,當是快九十歲了,不可能還任統制官,所以這個張青絕不可能是水滸中的菜園子張青,不過是同名而已。

我們通過上述的分析可以發現,無論那些與韓世忠有過交集且與水滸人物同名的人是否為歷史上的梁山好漢,但韓世忠與水滸故事和水滸文化有錯綜復雜的關系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兩宋之際史料繁雜,關于水滸故事的記載更是東鱗西爪,有待于我們進一步去挖掘。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