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中國古代科舉考試導致國內落后?

2019年,歐美精英大學招生丑聞備受關注。

事實上,這只是一些常青藤聯盟學校內幕的一個角落。即使一些精英學校不作弊地錄取學生,他們本身也絕不是絕對平等的。除了成就,還有其他多方面的考慮。例如,2018年近40%的哈佛本科生與校友有各種各樣的關系。

這類消息對渴望孩子的中國軟蛋產生了巨大影響。自然,許多人覺得不公平。有些人甚至哀嘆歷史上高等教育不如科舉。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絕對平等未必是高等教育的最佳選擇。歷史上最平等的選拔制度之一可能是中國的科舉制度。看來,平等科舉,它的運作和結果,可以提供一些參考和思考。

美國著名學校捐贈文化中的中國富人

科舉考試是古代中國[的密碼

科舉制度有著悠久的歷史,已經運行了1000多年。這不僅關系到人才的選拔,而且與古代的社會政治制度密切相關。從科舉考試開始,我們可以借此機會看看中國歷史的變化。特別是,海外研究者的視角也可以為我們打開一扇新的大門。日本歷史學家宮崎駿的科舉研究屬于這一范疇。他的書《科舉考試》(Imperial Certification)是公眾的熱門讀物,但自從在日本出版以來,它并沒有失去它的人氣,甚至在韓國也有盜版現象。科舉制度可能已經終結并不奇怪,但科舉精神仍然存在于中國甚至東亞。

宮崎駿出生于1901年。他是日本“京都學派”的第二代繼承人,上一代是由京都大學的直藤內藤(Naoto Naito)和桑園的寬治(Kuji)組成。我曾幾次在公開號“徐進經濟人”上推薦他的書。可以說,宮崎駿對中國歷史的研究不僅在日本首屈一指,而且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他本人也獲得了法國“儒家蓮花獎”,這在中國研究領域被稱為諾貝爾獎。許多研究中國的學者對中國有著密切的聯系和感情。宮崎駿肯定去過中國,但由于一個不幸的機會,他沒有永久居留權。也許正是因為這種疏離感,他的研究才極其冷靜。《科舉考試》是一本非常薄的書,但它顯示了非常清晰和扎實的研究水平。在保持中立的同時,它可以觀察細節。

可以說,科舉文化是中國古代歷史的法典,影響了傳統的文人政治和官僚國家。對科舉考試的真正理解也是對中國歷史的真正理解。科舉的意義首先在于王朝的合法性,它約束著社會各階層,尤其有利于中小地主的支持。另一方面,歷史上也有多次失敗導致的叛亂,如唐代的黃超、清代的洪秀全等。

由此可見,科舉制度有其合理性,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今天的歷史,我們應該考慮它的局限性。

科舉改革唐宋學會

當我們談論唐宋時,我們經常把它們連載在一起。事實上,唐宋并不一定相同。唐宋時期中國社會有很大差異。日本學術界有一句關于唐宋變革的諺語。錢穆先生還說,“唐朝以前的中國社會是不平等的,宋朝以后的中國社會是平等的,唐朝以前的中國生活是兩面的,宋朝以后的中國生活是一面的”。

這種變化涉及政治領域和文化的變化,但科舉無疑發揮了重要作用。從隋唐到宋代,科舉越來越公平。明清科舉也基本上沿襲了宋代的模式。甚至,宋代士大夫的地位在中國也是最高的。皇帝和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思想也在這里形成,掃除了晚唐五代武將的統治地位。權力結構與文化認同:唐宋時期的軍民關系(方振華)和南宋初期的政治史研究(四帝尊)提供了很多深入的分析。我將繼續向公眾推薦他們編號徐進經濟人以供參考。

士大夫主要以科舉考試為標準,不看權貴。他們似乎是平等的,但這種平等也意味著高昂的代價。

首先,是整個社會的過度競爭和重復競爭。目前,學生們都抱怨高考的壓力,但這種壓力與科舉考試相比算不了什么。科舉考試的競爭幾乎從懷孕階段就開始了。在孕婦使用的銅鏡后面,經常有吉祥的詞語,如“第五個兒子被允許進入家庭”。胎兒教育也經常與《詩經》有關。更重要的是,科舉考試只能在這條線上舉行,所以一個人必須盡可能多生一個兒子。否則,即使一個人有一個女兒,他也經常被認為沒有孩子。許多孩子三歲時就開始開悟。

科舉考試可以簡單地分為地方考試、大學考試、會議考試和宮廷考試。隨著人口的增加和印刷術的普及,宋代以后參加考試的人太多,經常穿插各種非正式的額外考試。歌劇中經常使用的十年刻苦學習常常低估了考試的難度。科舉考試可以說是對記憶力、天賦、體力、運氣等的綜合考試。稱之為考試地獄并不夸張。

科舉考試的淘汰率非常高。唐代就有“少進士50人”的說法,這意味著50人要考進士還為時過早。宋代是科舉全面繁榮的時代,北京的一等貢品是50個人中的一個。到了明朝,進士的比例大約是三千分之一。然而,我們必須明白,那些能夠參加考試的人往往需要多年的準備。他們不僅需要多年的培訓,而且他們的家人至少有一定的資格。

然而,科舉考試成功后,得到了巨大的獎勵。在宋代以后的文人政治中,科舉成了新富的唯一出路。書中有一座金屋的說法已經流行起來。

在激烈的競爭下,科舉考試的平等似乎為所有人取得巨大成就打開了可能性,但事實上,它可能會把社會引向一條封閉的競爭道路。

你為什么這么說?首先,科舉的贏家只有少數人,即使有賭博的性質。然而,由于科舉考試的巨大回報,整個社會幾乎都被卷入其中,這無疑是對社會智力和財富的巨大浪費。第二,在一個“一切都低人一等,只有讀書高”的社會里,這基本上意味著只有為科舉考試準備的讀書才受到尊重。可以想象,這已經打擊了其他行業。也可以想象,這對科學技術和工業的積累產生了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明清時期所謂的萌芽資本主義根本沒有成長起來。因此,討論什么是科舉并不重要。在通過科舉考試的世界里,整個社會實際上變得更加簡單,失去了它的豐富性。

更不用說,科舉也造成了社會文化的邪惡扭曲。在如此嚴格的選拔下,被選中的候選人在多年的準備過程中絕不是孤立的。可以說,往往不得不依靠親戚和家人。因此,如果官員不做出回報,那實際上是不符合人情的,那么自然會造成富人發達后,這可以說對官場腐敗有很大的影響。

看看古人為他們的向上攻擊支付了多少錢。

科舉導致了皇權的集中

科舉考試的結果在于權力結構的變化。

誰發明了科舉?今天,許多人認為科舉考試來自唐朝或楊迪皇帝,甚至百度百科詞條都是這樣記錄的。宮崎駿決心糾正這一普遍的錯誤,指出科舉考試實際上來自楊帝的父親隋溫蒂。

隋文帝是隋朝的開國皇帝。從政治背景來看,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科舉考試最初的真正目的不僅僅是為了選拔人才和能力,也是為了與強權政治斗爭。隋唐時期,仍有南北朝權力政治的遺產。權力家族往往壟斷著高級職位,他們的政治權力如此強大,甚至連皇權都受到了驚嚇。科舉是皇帝的一種嘗試,希望通過選賢任能的平等機制,繞過貴族家庭形成的寡頭壟斷,與不屬于貴族家庭的中小地主結成聯盟,攫取更多的專斷權力。

平民官僚取代貴族家庭需要幾代甚至幾百年的時間。唐太宗在貞觀年間曾說過“天下英雄皆入我的生活”,但事實上,當時的主要職位還不是科舉的新成員。直到唐玄宗統治時期,只有三分之一的宰相是進士。唐朝末年,五分之三的宰相是進士。隨著唐朝權勢家族的滅亡,宋朝基本上是科舉的贏家。明清時期,形勢進一步惡化。

一般來說,從隋唐到元、明、清,科舉越來越公平,貴族家庭和顯貴的影響力越來越有限。古代科舉考試非常嚴肅,充滿儀式。整個社會都非常重視它。例如,去北京參加考試的船只和公共汽車會說“科舉考試將由禮部舉辦”。一路走來,政府會給予優惠待遇,優先考慮通過。當然,科舉制度時有欺詐行為,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科舉制度是公平的,對欺詐行為的懲罰非常嚴厲。

科舉的好處自然是公平,這也為唐宋以后的文人政府和民間社會奠定了基礎。然而,從政治角度來看,絕對公平的科舉制度允許像蔣志清這樣沒有家庭背景的人聚集在朝廷,完成人生中的龍門飛躍。一旦他們成為人類,他們只是建立在皇權的基礎上,并不缺乏替代品。與貴族家庭和宗族相比,如此繁榮的文官在皇權面前自然要弱得多,這也是科舉發明以來中國專制皇權惡化的客觀原因。

當中國人談論生活時,有所謂的四大快樂事件,“久旱逢露,老朋友在另一個國家,新婚之夜在新房,時間在第一”。這四大快樂事件有著進步的關系。最大的喜事實際上是第一名。即使結婚了,它仍然是一個“小入學考試”,仍然略低于真正的科舉考試。這里的“金榜”不是真正的金榜,而是最終的進士名單,這份名單通常用黃紙書寫,上面蓋有皇帝的印章,所以被稱為金榜。

要成為第一,看起來多么光榮,進士總是冒充天子的門生。在這背后,從表面上看,注意防止考官與這些新進士形成密切聯系。本質上,是皇帝日益增強的權力侵蝕了考官的地位。科舉考試中許多儀式的推廣似乎尊重知識,但本質是給舊的核心官僚施加壓力,培養新的競爭對手。

勝利者的確是唯一的天子。矛盾的是,當皇帝集中越來越多的權力時,他自己的能力并沒有提高。當沒有人足以分擔他的壓力時,結果是什么?帝國的脆弱往往在于皇帝本人。這是宮崎駿作為局外人絕對沒有說過的話,但這是一個我們中國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科舉是一種終身制度

“科舉”在日本很受歡迎。背景是日本和韓國在戰后也建立了越來越嚴格的考試制度和文化,不管他們是被錄取還是被雇用。與美國大學相比,日本和其他東亞國家在入學和離校方面更加嚴格。

宮崎駿敏銳地指出,科舉官僚和日本大企業實際上是同一類型的,也就是說,他們提供終身雇傭制度,甚至從學生開始。大學很少因為學生學習不好而開除他們。宮崎駿的觀察揭示了日本戰后社會變得日益蕭條的部分原因。終身就業制度看起來像一個鐵飯碗,但它也剝奪了人們的就業自由,甚至個人自由。日本引入考試制度才幾十年。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日本的社會變革依然如故。如果把科舉放在中國一千多年的歷史中,科舉在塑造中國社會中的作用是可以想象的。

[科舉已經成為歷史。當然,隨著社會的發展,高等教育越來越向公眾開放。在這個過程中,表面的階級壁壘由于政治上不正確的抗議而逐漸融化,而實際的階級壁壘仍然存在。我們在美國著名大學看到的欺詐行為只是這一不平等過程的冰山一角。這當然是不正確的,但不能完全否定高等教育的自主選擇機制。特別是,人們不應該走向另一個極端,盲目地要求絕對平等的制度。

科舉的故事可以提供很多經驗。絕對平等選擇的結果不一定如此好。階級社會自然不雅觀,聽起來也很可怕,但在另一端,在絕對平等的情況下,獨立的機構,如學院和大學,消失了,人們變得支離破碎。這個無差別的社會可能更可怕。即使在最關心美國夢的美國,也有人呼吁承認階級社會的現實。幸運的是,不幸的是,我們正處于另一個變革的關頭。理想化的社會結構遠非現實。這可能是歷史尚未結束的最好證據。

相關閱讀